买手故事|虽然没有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但梦想从不会辜负努力的你

  • 2018-01-09
  • 中赫时尚
  • 中赫时尚
  • 992

       心怀梦想,就算走到了死胡同的尽头,原路返回也会觉得不虚此行。

我们年少的幸福,是由很多人的保护和关心组成的。但是少年只知挥霍,直到他们变成老流氓,点上一根烟,在青烟缭绕中感叹生活的苦涩,才后悔当初没有努力。所以当知道一个20岁的小姑娘,在自己最棒的年华里清晰的知道自己努力的方向,这对我而言几乎算得上生活里的正能量鼓励。


12301.jpg

 

范泽庆

中赫时尚1712时尚买手班学员


“我的15岁之前”


范泽庆,小姑娘一个,几乎接近00后,是班级里年龄最小的一枚。我其实很开心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体提前完成自己的人生规划,在即将大展宏图的时候就早早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对她和她的未来而言都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她对自己的评价很有意思:才不足取、貌不足评、单耳失聪、眼亮心明。


12302.jpg

对范泽庆而言,目前的人生,可以以15岁去澳洲留学分为两个范围,15岁之前的她和15岁之后的她。


“我从小就对衣服与生俱来的有feel,别人拿到芭比娃娃是玩办家家酒,但是我却第一反应把他们衣服都扒光,然后拿餐巾纸给她们设计衣服,拿彩色水笔给它们上色。幼儿园的时候别人都在睡午觉,我却是老师唯一一位允许可以单独去画室设计漂亮衣服的小朋友,然后就得到美术老师一对一的指导,因此还得过上海市儿童画幼儿组一等奖。”

12303.jpg

但跟所有人一样,这样的喜好在传统的父母面前,几乎可以称得上“微弱”,他们从来没有赏识或者甚至说从来未在意过范泽庆的这个小小爱好。跟大多数的中国家庭一样,父母都会觉得“学艺术”“服装设计师”一定没出息。


15岁那年,范泽庆因为严重偏科,中考失利,这也就开起了她一个人去澳洲留学的序幕。


“我一个人去澳洲学习”


没有任何人可以设想到,这次的澳洲留学带给范泽庆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巨大的改变。

 

“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发不可收拾,我每天都感觉是在另外一个星球。澳洲的选课形式教育制度完全让我放飞了天性,而且父母特意选择了一个没有亲戚的国家,这也使得没有人能束缚我。”


12304.jpg

没有任何人的限制,范泽庆果断地放弃了之前最讨厌的数理化,选择了向往已久的“摄影”“花艺”等有趣的更偏艺术的课程,即使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没有办法报名当时的美术课,范泽庆依然会利用机会偷偷跑去美术班看着同学挥洒魔幻的笔墨。


高中时期的这一段对艺术、时尚的沁染,给范泽庆埋下了很深的精神烙印。恰好这期间,一件事件的发生,再次改变了这个当时还不到20岁小姑娘之后的发展方向。


12305.jpg

“等我高三学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被中介坑了,面临了学分不够的问题。当时只有2条路,要么读父母希望我学的那些方便移民的专业,比如被留学生读烂掉的“商科”或者“酒店管理”;要么在4个月之内作出一本艺术作品集直接考艺术学院。”显然范泽庆选择了第二条路。


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要知道范泽庆是完全没有基础的,之前的学习大多都是兴趣方面的小打小闹,但一旦上升到专业层次的,这对她而言,几乎算得上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如何在四个月的时间里迅速变成一个拥有专业能力的艺术学生,成了范泽庆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12306.jpg

“后来的4个月每天的状态就像在中赫的这一个月一样 -- 脱产式学习。因为备考艺术专业的同学们不是艺术世家,就是从小有艺术基础的,我这种野路子老师说也是第一次见。”


就这样,范泽庆从怎么握笔和画圆开始学习,一点点慢慢的了解素描静物、蜡笔、油画、丙烯,水彩。甚至参加大学报名的作品集里的每一张画都是她第一次接触这个品类时所画的第一幅作品。


“那段时间真的很辛苦,每次一画画就是9、10个小时,很多时候都是到凌晨2,3点才收工。因此经常感冒发烧,身体虚弱。当时我才刚17岁,父母都在国内工作忙碌,也没时间过来照顾我。”范泽庆至今说起那四个月魔鬼式的学习生活都很有感触。


12307.jpg


但是即使有再大的困难,范泽庆也深刻地知道,只有抓住了这次机会,她才有希望接触到自己小时候最最渴望的艺术领域。这不是为了向谁去证明,而是终于有一次接近梦想这么近的机会,必须要狠狠的抓住。


终于,在规定时间内,范泽庆完成了作品集,并获得了所申请学校的面试通知。


“知道没办法进入理想专业,抱头痛哭”


梦想对于努力的人来说,即苛刻又充满着诱惑。以为只要熬过4个月就可以接近梦想的范泽庆非常重视这次面试,她做了充分的准备。但到了面试那天依然没有如愿打动面试老师。

 

“我向考官表述自己有多么想学服装设计,有多么的热爱。可惜考官说,别人如果来面试服装设计的话,都是带着衣服来的,但我的作品集里只有fine arts,不能确定我的潜能。告诉最多只可能进“面料设计”专业,而且还要看后面的面试者的情况来看,如果招生满了也就只能等明年了。”


12308.jpg

这对当时的范泽庆打击很大,第一次离梦想那么近,但似乎就这样破灭了,就好像之前的4个月努力就是一个嘲笑。这让她在和老师一起等电梯的时候,就控制不住大哭起来。


可能就是这样的一种热爱的决心感染了这个面试老师,她心一软对范泽庆说:“你和我年轻的时候性格很像,我帮你争取看看。不过你要是录取了可要好好学,不能让我丢脸,毕竟我们学校的服装设计排名世界前50,在校期间会有很多国际舞台合作的机会。我们的淘汰机制也很严格,从大一到大三会从90多人自我淘汰到只剩下30几个人。”


12309.jpg

就这样经过了几个月的烦躁焦虑等待,范泽庆终于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梦想从不会辜负努力的你


也算是“历经磨难”,但范泽庆总算进入了自己喜欢的领域。学习服装设计的日子每天都很带劲儿,范泽庆也因此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有趣的朋友,对于她而言每天都是大量吸收养分的过程。


今年范泽庆20岁,大二,还有一年就面临了毕业。在国外独自一个人呆了5年,搬过2个城市,10次家。这样的一段在国外的这几年求学历程,让她更具有包容性和张力的同时也在思考自己的短板和自己的优势。


12310.jpg

12311.jpg

“我也遇到了很多人和事,也去了很多国家,但这样的经历让我越发的意识到自己的渺小。虽然只真正接触服装设计短短2年,但是西方的教育模式使我一直在思考“时髦”的本质是什么?“设计”的本质是什么?那些表面上“不必要”“无用”的事物的本质是什么?”

 

对范泽庆而言,如今着装的本质或许并不是“极简”或者“繁复”能够呈现的,它可能是穿着者的心境,是变化的是游离的。可能是一块面料零落的丝缕,也可能是料子上那抹含混不清的色彩。我不用发声,服装就是我最好的声音。


12312.jpg

这样的经常思考也让范泽庆进入了一个设计瓶颈期,她向自己发问:为什么不停一停,回国看看,多方面的充实一下自己呢?于是还有一年就要毕业的她决定休学一年,回国学习➕实习,这也就开启了她和中赫时尚的缘分。


休学一年回国学习

回国的学习时时刻刻让范泽庆充满着惊喜,虽然她在国外也在买手店兼职工作,但实际系统的学习反而打破了她之前局限的认知。


“我之前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因为对国内也不是很了解,就想着反正有个空挡,1个月就算学不到什么,也可以交交朋友。但没想到学到的内容会这么好。我跟好多同学都介绍了中赫,他们也要休学一年来学,甚至很羡慕我这次做的这个决定。”


12313.jpg

“这短短一个月不仅多次刷新我各个维度的三观(赚钱方面也好,生活方面也好),还让我更加了解国内外很多的不同之处,这远远比听爸妈在耳边唠叨一些她们国内过来人的经验要珍贵真实的多。”


采访过程中我还是很好奇,其实对于国外而言,买手制度更加完善,但为什么会选择回来学习呢?


“是,买手这个职业在国外已经非常完善了,但我发现了自己是真的很喜欢中国文化,一直很喜欢新中式或者后东方这种风格,但国外是没有的,就觉得既然喜欢就一定要回来学习这些东西!而且我之后的工作也要接触中国市场,所以必须要提前了解国内情况。老师各方面内容的安排也很紧凑,很专业,因为都是业内人士,好几个老师上完课马上就出差了,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12314.jpg

“在中赫学习了近一个月,然后再结合我的一些想法,也包括跟老师的沟通,真的感觉好像梦想慢慢在向自己接近了。我还没来得及跟父母分享呢,因为每天都好忙好累,上完课还要跟着老师出街调研。”


写在后面的话:


梦想的感官愉悦短暂而不可靠,毕竟你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孤零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独自寻觅你梦想的方向及意义。你需要另一个同类,于是中赫就这样的诞生了,你在这里可以接触到很多拥有同样梦想的,并努力付诸行动的人,类似范泽庆。


12315.jpg

梦想的意义如同偶尔获得的一个方向,它不是光明,也不能指南。但你可以借它牢牢牵住你的魂,让你无惧走入黑暗,而不至消融其中。


心怀梦想,就算走到了死胡同的尽头,原路返回也会觉得不虚此行。这也是每一个坚定自己梦想的人心怀的理念。


今天我带着范泽庆的故事朝你走来,虽然没有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但你们都知道,梦想从不会辜负努力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