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手人物 |“其实我内心一直有一个想法,但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

  • 2017-11-07
  • 中赫时尚
  • 中赫时尚
  • 137

       我们都在本来可以维持“还可以”的生活时,选择了一些看起来要努力的方式,去博取一个更好的可能。

我采访很多人为什么踏入买手这个行业,得到最多的信息都是来自“梦想”这个话题,你能感受到他们的热爱和决定。喜欢永远都是各式各样,但最终把喜爱付诸行动,那一定得达到热爱的级别。


1510023788354143.jpg

我今天采访的这名学员叫谢娇,中赫时尚1710买手班学员。


 一、“我天天在想,我什么时候能逃离这种生活” 


1510023804924920.jpg

很多东西被定义为梦想,是因为你需要做一些准备,不是说伸手就能做到。甚至你需要牺牲很多或者需要推倒一些壁垒。谢娇在这一方面很有发言权。


“我大学学习国际贸易,毕业以后特别想从事海关、对口贸易之类的工作,但家里的人觉得不太稳定。我家是湖南的,内陆地区,如果要从事这样的工作就得去外地,所以家里面就非常反对。”


这算是谢娇某种意义上,相对比较大的对生活、对家庭的妥协。她服从家里的安排,去了政府部门工作。


1510023811142254.jpg

“我在共青团这个岗位呆了近三年,纯粹的朝九晚五办公室生活,非常稳定。可是周围的同事很有自己的人生规划,他们壮志凌云,很明确的知道自己的政治前途,但我却一天到晚都想着,我什么时候能逃离这样的生活?”


“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才20多岁,但感觉已经能看到80几岁的生活了。这太恐怖,我不想要这样一眼就能看到人生尽头的生活,这不是我需要的。”


1510023831625306.jpg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可能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是特别大的冲突,但对于谢娇而言,应该是她的某种程度上的大转折。


“可能因为我工作做的还不错,当时我的领导还专门为我打了一个调岗升职的报告,很多人都觉得我应该会有一个锦绣前程,但我内心真的很纠结,我拿到报告那天,我一个人开着车出远门了”


“你去做了什么?”我有些好奇。


“我一路开到了广州,去了广州花园酒店后面的一家咖啡店,坐下来后点了一杯咖啡。很巧我后来开的第一家店就是咖啡店,那种风格有点像‘漫咖啡’。”


“我的父母觉得稳定的工作对我最好,但我真的没办法说服自己。我既然有自己的梦想或者是喜欢的东西,我为什么不去做。我想做一份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事业,跟其他人无关,我不用受任何人的支配,而只是去做。”


1510023840207771.jpg

“所以你开了咖啡店?”我问,以为会获得一个凌云壮志的回答,但谢娇给了这样的一份答案。


“其实那时候我不是说非得开一家咖啡店,而是想证明给我父母看,我想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并且也能做到。这家咖啡店我坚持了3年多,当初开这家店的时候,真的太不被看好了,但是我很感谢那些不看好我的人,正是因为他们的“不看好”,我才一直努力的坚持做下去!当时取名叫Like Life,寓意:钟情简约生活。虽然现在店已转让给朋友,但是它于我而言,意义非凡!”


 二、“其实我内心一直有一个想法,

但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 


1510023846585743.jpg

我每次总写中赫的学员“正能量”,呼喊几句“我们要努力”,其实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共鸣感。毫无理由、毫无铺垫的乐观更像是肤浅。而经过漫长的准备,突然而爆发的战斗力才是让人感动的本身。


谢娇的故事就是这样。


“其实我内心一直有一个想法,但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怕别人笑我。我一直对服装这个行业很感兴趣,但我不知道自己是对服装设计感兴趣还是开店感兴趣还是服装其他领域感兴趣,但我一直想去做这个事情。其实我一直在找一个可以说的人。”


1510023853458872.jpg


谢娇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自己的先生。 “很意外,我先生竟然很支持我。我们谈这段对话的时候是前年的年底在高铁上,然后我去年过年之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


“我先从色彩开始学习,考取了高级个人形象顾问,以及色彩搭配师的三级(国内目前最高二级)考完这个之后我去日本进行了游学(拿到了日本服饰流行协会相关证书)因为就亚洲而言,日本的设计师在国际上的地位还蛮高的,我相信一定有它的原因。”


简单的几句话把自己一年的学习状况就概括完毕。但每一个读这个故事的人,其实可以察觉到其中的辛苦以及追逐梦想的决心。


“我越学,想走时尚这个领域的信念就越坚定,我开始逐渐清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其实买手这个职业,我之前对它完全没有概念,但去了日本之后发现了很多设计师品牌买手店。我就对这个行业充满好奇,买手店是怎么建立的?货源是怎么来的?“


抱着这样种种的问题,谢娇来到了中赫时尚。


“我来中赫之前做了很多调查,问了很多在北京生活的朋友,他们都说中赫不错,我就来了。我当时就觉得,既然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那我就要把自己更加充实好,因为我觉得我离自己要涉足的那个领域可能就差这么一点点了。”


说到学习,谢娇显然放松了很多,我问“你第一天是什么样的?”


1510023862847183.jpg

她听了这个问题一直笑:“开课的第一天我们班第一个介绍自己的同学是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博士。接着还有人大毕业的学霸,还有纽约的海归…我当时就想,天呐,这个班都是些什么人啊,我能行吗?我想回家!”


“但中赫的老师很好,他们很耐心去一点点把我的问题解开。我太能问问题了,但每个老师都非常耐心。接近一个月的学习,讲真,我刚来的时候很清楚自己想干什么,但彻底学完了之后反而觉得自己一开始设定的一切有些太理想化,突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1510023873671347.jpg


“但这两天回家后跟身边的朋友聊天,其中一个朋友就突然说:我发现你这次学习完后你对你想做的事情已经有个更清晰的构架了。你之前给我们讲的时候,我们压根听不懂你在讲什么,但这次回来你再给我们讲,你就会分析自己的弱项在哪儿里,强项在哪儿里,包括你知道了怎么去整合身边的资源。我就那一瞬间觉得,好像学习就应该是这样,通过学习你从无知变成自知之明。”


“那么中赫的老师是有真的帮助你咯?”我追问了一句。


“当然。中赫很多老师,你觉得他就是上个课就走了,但其实他们真的在因人制宜的授课,每一个人是什么情况,其实老师都知道。我看东西其实会去看比较细节的东西,我不会看学校多么多么的好,环境多么多么的好,我更多的会从教育本身去剖析。有授课的老师有心还是没心其实你是能感受的到的。”


10.jpg

采访到最后,我问了一个一直在之前没有问出口很好奇的问题:“咖啡你一头就栽下去做了,没有学习没有调查,但为什么时尚领域会准备这么久?”


谢娇停顿了几秒,突然语句变得慎重:“我之前做咖啡其实没有想那么多,更多的只是为了一个证明,或者说是那时年轻气盛(笑),但时尚这个领域是我发自内心热爱的范畴,我不是科班出身,我很怕自己做不好。所以我需要准备充分,小心翼翼,我害怕如果我真的没有做好,它会对我之后的人生造成某种打击或留下阴影。我想这也是因为热爱,所以尊重这个职业。”


微信图片_20171107111129.jpg


“我一直不敢真正开始去做,就是觉得自己在这个领域不够强,所以我要学习,我要储备。而且时尚这个领域不是说靠你的爱好,你的天赋你就能支撑起来的,它还有别的东西在里面。”


每一个人,在谈及自己的真正热爱的东西时候,都小心翼翼的可爱。这是害怕自己的爱好不能得到真正实现或者害怕进入“静止”状态的人都能理解的。


7.jpg

我们都在本来可以维持“还可以”的生活时,选择了一些看起来要努力的方式,去博取一个更好的可能。这个方式因为总是被“放弃”拖着后腿,所以显得格外郑重。毕竟遇到一次“热爱”太难了,我知道你们都懂。


采访结束后,谢娇说她要赶去学习VM和服装设计。你看,她直到今日依然在为梦想努力,并且已经准备就绪,即将扬帆起航了。那么,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