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拥有“铁饭碗”却在一年后毅然辞职决定下海做品牌!如今4家门店,她是年收入过百万的时尚买手!

  • 2017-08-30
  • 中赫时尚
  • 中赫时尚
  • 559

       我只是想做一个强大而不强势的人。

该怎么定义“舒适圈”这个概念呢?

是不是必须让你的家人或者朋友来定义你最适合什么样的工作?

你有没有仅仅为了满足某类人群的期望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怎么样的生活才算是好的生活?

今天采访的学员左兰这样告诉我:去做吧,就这样。


1.jpg


“我叫左兰。”

你看见眼前这个姑娘,很难会把她与“成功”这样高大的词汇联系到一起。


2.jpg


因为她太过娇小,甚至微微有些孩子气,但现如今已经拥有4家门店,年收入过百万!

这样的行业背书,又让你不得不拉开一个显得太过于随意的“氛围”,让一场访问有了严肃的走向。


逃离一场叫“舒适圈”的运动


我想把左兰的青春期定义为一次运动,与其说她在寻找适合自己的方向,不如说她在创造无限种的可能,每一次可能的开发都是一场名叫“逃离舒适圈”的运动。

3.jpg

“我高中学的美术,大学学的大气探测。因为大学时期去进修了一段时间的播音主持,所以大学时期去电视台当导播实习。每天就是接电话、让支持人怎么断句啊,处理直播间一些琐碎的事情。这段经历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父母觉得女生还是回到家里,在身边的好,所以毕业后我就回了家,家里找了工作,做了定向专业,去了事业单位气象局。”


显然这样的工作并不是左兰想要的。


“上了一年的班,觉得自己不是很适合。我不喜欢太固本的,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就想着这干脆创业吧!刚开始全家都不同意,觉得女生就应该待在事业单位里,稳稳地。尤其我们三四线城市,这样的工作让父母都觉得是对我的一种保护。但我真的不是很喜欢这种工作状态,觉得不是很适合自己。”


4.jpg

“你怎么会让自己产生这种念头呢?因为创业来说不稳定性太大了?”我脱口而出自己的疑问,因为对于我这样按部就班的工薪阶层来说,实在没办法理解这样一次被我称之为“冒险”的举动。


“可能我从小受父母的熏陶吧,父母就是经商的。90年代初创业经商,就是做实体的批发,做小家电的,柯达啊、小霸王啊,类似这样的小家电品牌。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就不喜欢每天坐在办公室的生活,不喜欢那样的氛围,觉得没有融入感,所以决定开店!”


“我4月26号辞职的,5月1日店铺就开业了。”她说起这个经历的时候,微微带了些骄傲的语气,显然对自己的胆量和立刻就做的勇气认可。


5.jpg

“开店的最开始是爸妈资助的,只开了一家很小的店,大概40平米,接了一个品牌代理,主要做真皮女鞋,定位差不多在30-45岁女性。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她比较有品牌的忠诚度,她认可一个品牌后就不会变化,不会说像年轻的女生说今天这家明天那家。”


当然,谁的生意又是一帆风顺的呢?



我一直试图想勾起一些煽情的内容,但显然左兰在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很多次都企图直接略过,在她看来,似乎这些问题都不算太大的问题。


“一开始不知道怎么经营,你也不知道你的客户喜欢什么,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一块。然后订货也只能跟着别人,看大家的眼光,然后逐渐的就一点一点的累积了自己的经验。倒是没有一天没有任何收益的时候,就连过年我们都是有营业的,初一下午才结束一年的工作。”


6.jpg

“在你看来,你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显然我对这一方面充满了好奇。


“最大的挑战对于我来说可能在于客户的管理吧。比如鞋子的售后问题,客户的档案管理或者是跟进货渠道的负责人沟通。如果你没有那么灵活,没有那个思维,一开始确实应付的很困难。”


“卖东西一定会有些纠纷吧?”我不断的想把话题引入一些“伤口”,让采访有一些内容可写,但显然左兰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反而衬托的我有些大惊小怪。


“纠纷就报警啊。一定会有一些不是能用正常道理和思维方式解决的问题。”


“有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吗?”我还在追问。


7.jpg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有个人拿一双鞋来,一口咬定鞋子脱胶了,我们反复检查都没有,那个人就非得让我们粘胶,我们没办法就帮忙粘了一下,粘胶后立刻说我的鞋子有问题让退钱,可是怎么检查都不是我们这边的问题,她就强词夺理说如果没有开胶,那我们为什么要帮忙粘胶,一定是有鬼。可是这明明是她非得要求我们做的事情呀,还威胁我说一会儿她老公来了会对我们怎么怎么样!就会一直凶你啊打你啊,后面就报警了。报警了以后还一直和警察哭诉她残疾,但这个残疾跟我们鞋子没有任何关系啊。但最后我们还是退了一半钱给她,把鞋也给她了。息事宁人。”


她说,故事下面有了转折点


所有的事情,只要你坚持,就总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你别“放过自己”。

8.jpg

“其实我12年就想在注册品牌了,那个时候我想注册的是自己的名字,但失败了,陆续换了几个都没注册下来,14年的时候想着用英文名加中文姓,现在差不多已经注册下来了。去年拿的是TM的标,今年10月份应该就可以下来R的标。”


左兰在说自己想做新品牌这件事儿的时候显然已经准备良久,每一个细节都已经做了些微的规划,因此说起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现在做代理品牌库存压力很大。所以我就想改变,不想活在被他人控制的模式里。虽然我曾经靠这些品牌赚了钱,但我不能长久的不改变影响模式。我的店铺很大,所以一部分是代理,一部分是自己的组货。所以我是有组货资源的,那我是不是就有能力可以独立做一个品牌?”


“但因为之前我一直都活在传统的商业模式思维里面,这两年就觉得做的越来越吃力,想拓展一下自己的思维。所以我来中赫就想学一下相关的知识,因为我觉得一旦我要去做自主品牌不能什么都不懂的去做,肯定会做的很吃力,一定要了解现在市场的一些信息或是流行趋势,然后再去做。”


9.jpg

10.jpg

“我一开始来中赫的时候还没想好是做自己的品牌还是生活馆的概念,因为我是做鞋子的,没有做过服装,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转型做服装还是继续把鞋子做好。到这老师给我的建议就是把我的长处做到极致,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要为我新的自主品牌寻找一个专业的规划,想让中赫的老师帮我去完成它,因为我自己去做的话会比较漂,没办法落地。”


对于这个自主品牌,显然左兰势在必得,甚至你可以微微感觉到她的“进取心”。


“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我现在代理品牌的店关掉,完全做自主品牌。因为我不想让代理品牌这件事儿阻碍或者影响到我自己往前走的方向。只有我彻底把这件事儿放弃了,那么我的专注力就会都放在自主品牌这件事儿上,或许我就能做的更好。如果我永远想着之前的品牌带给我的利益,那我就不能完全把我自己的品牌利益最大化。因为你会受到牵制,你会分心在别的品牌上。当然,我这样的改变可能一年两年都不会有太大的类似现在这样的收益,但我就是想试一下。”


做一直想做的事情吧,不然夏天就要过去了。


每一次被定义的转折都好像一次重塑新手的“Beginner’s Mind”的状态,但你一定会感谢老天,中心给予你的来自新手的“眼光”。

那是冰激凌的第一口,新手账的第一句话,一个雄心勃勃或战战兢兢的年轻人的“职场新人状态”。

95年美女设计师进军软装界,她说“比颜值更重要的,是作品!” MORE 三个女人一台戏,准陈列师们的第一次实战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