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我用空间花艺提升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

  • 2014-12-18
  • Catherine
  • 中赫时尚
  • 1487

       来自内蒙古的她始终跟随梦想的步伐在设计的天地间奔跑和追逐,24岁,参与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24岁,创立“ 艾米利亚婚礼定制”公司,她,就是中赫时尚1411期空间花艺班的学生杨欣。

24岁,我用空间花艺提升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

 

24岁,留英回国,毕业于国际传媒专业。24岁,参与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赢得客户的认可;24岁,创立“ 艾米利亚婚礼定制”公司,成为香格里拉等酒店的制定宴会设计团队。这就是中赫时尚1411期空间花艺班的学生杨欣,来自内蒙古的她始终跟随梦想的步伐在设计的天地间奔跑和追逐。

 

24岁,我用空间花艺提升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

 

踩在艺术与商业的平衡点

 

24岁,我用空间花艺提升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

 

“在于客户的相处中,我很容易与他们变成好朋友,因此就很容易在设计时不顾成本。在商业和艺术之间我需要一个平衡点。”

 

具有艺术细胞的杨欣,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美术以来一直没有放弃。直到现在,用手绘作品为客户展现设计方案也是杨欣总能博得认可的优势之一。

 

24岁,我用空间花艺提升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

 

然而,正如她本人所说,长久受到艺术熏陶的人总是对自己的设计作品要求严格,这对于一位自己创业的商人来说却不是一件负责的行为。而这个矛盾也恰巧成为杨欣今天走进中赫时尚花艺教室的原因,正如她所说“花艺与灯光是营造氛围最有效的途径,我想这是既能帮助我控制成本,又能为我原本的宴会设计锦上添花的方法。而空间花艺设计刚好满足了我的双重需求。”

 

落地”的设计 用案例赢得认可

 

24岁,我用空间花艺提升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

 

我想许多人有跟我一样的疑问,如此年轻的杨欣是如何得到五星级酒店的认可?

 

从英国回到内蒙之后,杨欣发现与专业对口的电视台工作并不适合自己。在“大型节目制作中心”的工作让她接触到舞美和灯光,她才发现了真正可以与自己兴趣爱好相衔接的地方。一次偶然的机会,杨欣成功参与了内蒙古香格里拉大酒店的一次婚礼的宴会设计,也是这次合作,让她赢得了酒店高管的认可。

 

24岁,我用空间花艺提升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第一次得到与五星级酒店合作的机会也是靠案例来说话。两次几十万的婚礼宴会设计也让我与内蒙古香格里拉建立了共识。”

 

在传统印象中,“海归派”的想法总是新鲜但不落地。而在完美的案例面前,杨欣成功地推翻这种刻板印象,用设计说话。此外,英语的长项也让杨欣在理解客户需求时比一般策划团队技高一筹。

 

野蛮生长之后的笃定

 

用花艺在小众领域发现大众价值

 

24岁,我用空间花艺提升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

 

跟杨欣的聊天中,她笑谈自己从小是一个“散养”的孩子,而来自父母经商头脑的感染和祖父从小良好的家教传统,让杨欣懂得在遇到问题时要先想自救,再想求救。

 

“来学习的空间花艺设计的目的,我没有想过要削减成本,而是希望通过这次提升可以使自己的团队更加专业、更加出彩。在呼市市场的最大的问题不是缺材料,只是缺少好的理念和设计。”

 

宴会设计在国内市场还是一个相对小众的领域,而在杨欣看来,宴会设计未来的发展空间将会非常广阔。“特别是这次学了花艺设计之后,我认为宴会设计除了婚礼、生日、酒会等,还可以在家庭聚会中普及开来。加上花艺给人带来的自然和舒适,宴会设计的价值将不再仅仅局限于高端的客户群体。”

 

对于未来,杨欣谈到在英国的经历也让她在事业上受到一定的影响。“在国外的几年生活给我带来的不仅是更加独立和自主,更重要的是从西方人身上学到了快速锁定目标和坚持执行的能力。”

 

24岁,我用空间花艺提升五星级酒店宴会设计

 

对于生活,杨欣也依旧是一位智慧的女子。“始终给对方被需要的感觉”是她处理生活、感情的秘诀。作为女人,事业上的成功并不一定可以代表人生的饱满,在需要的人面前偶尔体现自己的柔弱和妥协也不失为一件减缓压力的美事。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当我们衣香鬓影出席某场高端宴会时,弄花品酒间感受到的就是杨欣所带来的精心与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