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女老板的软装工作室,打造理想中的轻奢生活

  • 2016-01-15
  • Catherine
  • 中赫时尚
  • 131

       所谓“轻奢生活”,我们希望给出这样的理解。不用为别人口中的流行去追逐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纸醉金迷,也不用为了思忖怎样才能过得更好而起早贪黑煞费苦心。

 

拥有轻奢生活的人因该是成熟的,自由的,宽容的,心中有爱的。软装设计师们正是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内心拥有对生活最持久的热度,他们热切地盼望让更多人的生活接近自己理想中的样子,充实中又尽显从容。

 

 

祁清,一个具有典型苏州美女气质又汉子心十足的女人。在Cohim的课堂上,她总是那个最会照顾人的人,也是小组里最擅长阐述方案的人。在昆山这个地方不大,却消费能力屡次排在双十一消费能力前几名的城市中,祁清拥有一个自己的家具店和一个布艺窗帘馆。2015年,生意虽然不比往年,祁清却还是坚定地告诉我:“明年,我要在苏州,在自己的家乡开一家软装设计工作室”。

 

 

如果你也对布艺有偏爱,可以像她一样先开一家布艺窗帘馆

 

 

在2006年之前,祁清在房地产行业风生水起,富士康的高管也是祁清的大客户。不过在07年的时候,祁清果断辞职,离开了多年来熟悉的领域,一心扎进了创业的浪潮里。也是在那个时候,祁清遇到了会在未来与自己共同经营人生的人。

 

 

有共同的目标才会有脚踏实地的计划。祁清并不是设计专业出身,不过又天生爱好美的事物,对墙纸布艺颇有偏好。与老公一商量,于是就开启了自己的布艺馆,没多久,家具店的生意开张。在祁清的认真经营中,营业额是对祁清当初果决创业的最好认可。

 

转化一种经营模式,也许做软装不一定要懂硬装

 

 

近两年,口碑在传播,客户在积累,客户的要求也不断追赶着祁清。“有时候客户会要求我跟他们一起去买配饰,挑选和购买的过程其实是最享受的阶段,但是拼的是审美,而不能给到客户最专业建议。”

 

祁清告诉我,在昆山,人们的消费能力丝毫不亚于一二线城市,但是大众的审美经常让她很苦恼。比如很早前流行过的欧式深压纹壁纸,在昆山还是很受欢迎,但大家却不知道这种产品早已被更好质量与设计的壁纸所代替。祁清希望她能带给客户的不只是他们想要的,而是可以在未来给他们全新生活方式的引导。

 

 

对于2016年一定要成立的软装工作室,祁清心里很清楚自己想做的和不想做的事分别是什么。“我对于软装的理解可能与传统的理解不太一样,我并不认为做软装就一定要懂硬装,我更倾向于自己以后的软装工作室更像是一个可以为客户提供生活空间建议的生活馆。”这也就是我在开篇提到的关于轻奢生活的理解。

 

有责任,有爱,有生活,有软装

 

 

在2015年经济整体下滑的情况下,祁清毫无隐瞒地告诉我,同比2014年每个月的营业额,2015年的墙纸布艺店下降了20%。祁清告诉我,其实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很多像她一样的经营者都会去选择提升自己,因为他们身上肩负了更大的责任,有那么多张嘴等着吃饭,有那么多客户期待看到更好的产品和设计。

 

 

“这次来到中赫,我也希望可以转变一种经营模式,也确实在这里有了很多想法。回去以后我会把我看到的、想到的告诉我的店员们。即使现在的经济大环境不利于实体店的发展,但谁都不会轻易放弃,一定要在做些什么,在市场转型的当下把握住机会。”

 

 

祁清这样评价自己:爱憎分明,世界没有灰色。她不愿意空想未来,她说与其让自己失望不如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祁清告诉我,前几天她很委屈地给自己的爱人发微信,说怎么在中赫上了几天课之后,发现自己做了这么多年却懂得这么少。笔者认为,三个原因:一是因为在同一个领域待得越久,思维越容易固化;二是因为软装市场日新月异,学习乃管理者必备;三是因为祁清是个认真工作,热爱生活的人,一般老板都比较谦虚。

 

 

祁清微信号:qiqing7814

微信店铺:昆山长提墙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