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剪刀做花艺

  • 2018-07-27
  • 中赫时尚
  • 中赫时尚
  • 4142

       日剧《高岭之花》的火爆热映对于中赫时尚看来是亚洲花艺艺术发展的必然过程,开创和寻找属于东方美学的植物创作艺术类型,一直是现代亚洲人孜孜不倦在追求的。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花の色は うつりにけりな いたづらに

わが身よにふる ながめせしまに

好花转瞬即飘零,只恨空空度此生。

伤心红泪何所似?连绵细雨不能晴。

 

最近由石原里美主演的《高岭之花》,正在火热开播中。石原里美在剧中饰演29岁的花道名门“月岛流”本家长女、出类拔萃的花道家月岛桃。她外貌、资历、家境、财富、才能与潜力都无可挑剔,是十足的“高岭之花”。

 

虽然才开播两集,但让我最印象深刻的镜头,就是在第一集的片尾。她穿着和服一边做花,一边诵读着日本平安时代女诗人小野小町的和歌作品,画面真的很迷人。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这部剧里虚构了一个花艺流派“月岛流”,而整部剧里的作品都是从草月流来的。在日本,花道流派的确不少,但真正产生影响力的只有池坊、草月、小原这三大流派。而剧中的花道,也只是打开了草月流的冰山一角。

 

那草月有什么历史,它的花艺设计又有什么特点呢?


草月,起舞的流派

 

在日本,明治维新之前,插花并不是人们所需要的基本生存技能,它是贵族女子成年之后、组建家庭之前需要习得的基本技能,一项高贵的嫁妆。

 

当西方思潮涌现于日本社会时,除了西装和西餐,日本女性也开始寻求独立的生活和社会认同。为什么插花的人都要永远顺从一个道理,一个规则?为什么不能做一些不一样的,不能有一些变革?于是,也就有了现在的草月。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勅使河原苍风在1927年建立了草月流派,从创立之日起,就洋溢着清新前卫的气息。它主张“随时、随地、无论是谁、无论为谁、无论用什么素材、都可以进行创作,并与人分享。”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从素材上看,创作者可以用石头、铁艺、泥土,甚至塑料去创作作品。从体量上看,大型的草月花道可以有几层楼那么高,而小型的作品又可以放置在室内空间。因此在艺术、时尚、建筑等领域,它都有非常大的施展空间。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草月,是艺术与商业的结合

 

在日本,花十年时间才能修完整个草月课程,从寥寥无几的枝叶,到大型空间花艺装置,从似懂非懂的理论,到大型空间意境的传达,都需要去积累、练习和反复琢磨。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作为日本草月流第三代家元河原宏的亲传弟子川名哲纪,不仅是草月会全球示范专家、草月总部代家元导师,同时还是一位著名的装置艺术家、舞台美术造型师。近些年他将具有草月特色的竹装置传遍全球,并在全球从事花艺表演活动。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川名哲纪在中赫时尚草月高级研修课程上,向中国花艺设计同学特别强调指出,当下早已不再是花器插花的时代,而是用花艺去丰富空间的时代。刚好草月流派的创作手法应用十分广泛,既可以满足个人的审美,也能满足商业客户多样的需求。在创作中不会一直受到固有花道思维的限制,可以快速与环境融合,做出富有意义和活力的空间。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草月更多的是想表达植物与空间的能量。它不会要求花艺设计美到窒息,但是会要求植物有爆发的能量,让人一眼忘不了;它不需要花艺师技术有多么精湛,但是需要作品会说话;它不会特别强调作品中的线条性,而是以点、线、块的呈现方式激活植物与商业空间生命的每一个细胞。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草月,在创作前要仔细观察植物

 

川名哲纪认为花艺师在创作前要先观察植物的形态,发现它最美的一面,想清楚要对它进行什么样的干预,这种干预是否有价值,再去动手。从形态、颜色或是点、线、面进行创作。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在日本向来有侘寂这两个字,“侘”是在简洁安静中融入质朴的美,“寂”是时间的光泽。它往往指代的是一种残缺的美,强调在不完美中发现美,接受自然的生死循环。日本的花艺设计师,也将“侘寂”这种美学和世界观一直运用在花艺设计中。

 

川名哲纪在设计花艺作品的时候,也会将这种侘寂精神融入其中。他认为死亡是植物的一部分,草月流派的花艺师在创作过程中,要去思考植物的一生,它们的生长、盛放、枯萎,对应着人多行走、感受和搏斗,植物以什么样的形态凋谢是最美的,要把对死亡的思考融入到作品里边。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看完《高岭之花》马上拿起了草月的剪刀做花艺 中赫时尚日本草月流花道唯一指定中国商业教室


最近不管是国内的《一千零一夜》,还是刚上映的《高岭之花》都是以花为主题电视剧。“花”已不单单只是一个装饰性的作用了,而是越来越多的运用到不同领域。相信在不久的未来,花艺行业将会向更高更远的方向发展。